火海卷·第三卷·第四章

勇古记 晚安的安宛 3690 字 2020-07-28 06:21:10

火海卷TheSeaofFire

第三卷相遇PredestinationandFatefulMeeting(逢君,不识君。)

第四章观察者TheObserver

群青的温柔已经彻底消失,它现在处于暴怒之中,不停地灼烧着沙面,白沙上的空气变得朦胧起来。观察者走在最后,安都在它身前,最前面则是背着内步森特的贾斯瑅梅德。脚下的炽热让观察者很不舒服,令它更为难受的,就是因为不断溢出汗水后,变得湿漉漉而粘在一起的绒毛,湿润中带着闷热。

它不知道贾斯瑅梅德要带他们去向哪里,不安一直停留在它心中。

之前它发觉了鲁斯的靠近,下意识地发出了呜声想要提醒内步森特,但是她已经陷入了昏睡之中,贾斯瑅梅德和安都并不能理解它发出呜声的意义。他们最终还是与鲁斯相遇了,鲁斯的离去与贾斯瑅梅德的受伤,使他们得以在沙丘附近做暂时的休息。

观察者留在内步森特的身旁,安都则靠着内步森特的身躯,坐在了沙面上。贾斯瑅梅德处理好了自己的伤口,他们就立刻离开了这里。

在行走了很久之后,他们遇到了一个格罗姆。它发现了他们,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告知贾斯瑅梅德。贾斯瑅梅德垂着头,背着内步森特,缓慢地走向沙丘的右侧,绕开了这个格罗姆。观察者觉察到他们在绕开这个格罗姆的时候,双眼中充斥着惊讶。它此时才知道,贾斯瑅梅德有着与自己相似的观察力,那他之前为什么没有避开鲁斯呢?观察者不懂贾斯瑅梅德在想什么。

或许是他们距离贾斯瑅梅德的目的地越来越近,他们周围出现格罗姆的次数越来多,越来越频繁。虽然贾斯瑅梅德带着他们总能够巧妙地躲开这些格罗姆,但观察者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了。

刚刚翻过一个沙丘,观察者和贾斯瑅梅德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步伐,呆在原地没有动弹。安都被观察者咬住了裹身衣,也停了下来,她满脸疑惑。观察者和贾斯瑅梅德都觉察到了一些细微的动静,但却在视野中无法觉察到任何踪影。他们将步伐放慢,尽可能小声地前行着,提防着可能出现的敌人或是生物。

沙面下突然窜出一群古人族,穿着墨紫残缺防具,手中都握着残缺武器。这群古人族应该是一个格罗姆,与漠匪极为相似的格罗姆,眼中只有赤裸裸的欲望,别的什么也看不见。他们身上的白沙不断地掉落下来,这群古人族似乎已经在这片沙面下埋伏了很久...

众多古人族中,有一个古人族站在众人之前,格外显眼。既是因为他站的更靠近观察者和贾斯瑅梅德他们,也是因为他的相貌太有特色——栗色脏辫,浓密粗大的双眉,异常卷翘的山羊胡...观察者和贾斯瑅梅德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他,双眼不由自主地被他的相貌所吸引。

观察者向前走出三步,来到安都身旁,内步森特由贾斯瑅梅德所保护,没有什么问题,安都则不然,自己需要时刻注意着这个古人族的小女孩。观察者抬起右前足,轻揉一下自己的右眼,眨了眨花青色的眼睛,然后将视线再一次集中到那个古人族的身上。

“嘿!”那个古人族朝着贾斯瑅梅德呼喊着,左手食指指了指贾斯瑅梅德,右手将残缺武器轻轻地抛起,武器在空中转动一圈,又轻轻地落入他的右手中,“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长得比女的还漂亮!穿的是什么衣服?看着这么的不伦不类!”

观察者不喜欢那个古人族,他说话的语调让它很反感,它的眼神中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厌恶。贾斯瑅梅德将背着的内步森特小心地上抬一些,然后抬起头看向那个古人族,双瞳中没有任何的感情。

“你想要什么?”贾斯瑅梅德的声音中弥漫着他的平静,即便现状应该不容他们乐观,他却没有丝毫动容。

“我想要什么?”那个古人族将右手的武器再一次用力地抛起,武器在空中转动三圈,又重重地落入他手中,他将武器的刃尖指向贾斯瑅梅德,“我...什么...都要...我!什么!都要!明白了吗?”

观察者的身躯不由自主地再一次颤抖了起来,它隐约地从贾斯瑅梅德的双眼中看到了几缕愤怒,他为什么会愤怒?因为那个古人族说的话吗?观察者既没能理解那个古人族说的话所表达的意思,也没能理解那个贾斯瑅梅德为什么会愤怒。

“请你和你的同伴们放过我背上的这个古人族和我身后的古人族小女孩,还有这只观察者。”贾斯瑅梅德低下了脑袋,声音中的真挚连观察者都能感受到,“他们什么都没有,东西都在我身上,请你和你的同伴们放过他们...”

观察者没有怀疑过贾斯瑅梅德话语中的真挚,但它看见他轻微晃动的双瞳,还有双瞳中越来越强烈的愤怒,它开始怀疑自己对于真挚的理解了...

“嘿——嘿——嘿——”那个古人族的声音越发地响亮了,眼中的轻蔑肆无忌惮地对着贾斯瑅梅德投射出来,“没听懂我刚才说什么吗?我再说一次。我!什么!都要!你们的一切!我都要!你们的东西是我的!你们的命也是我的!”

贾斯瑅梅德眼中的愤怒已经无法再隐藏了,他小心地将内步森特放下,让她躺在沙面上。自己则攥紧了双拳,紧绷着双腿。

那个古人族的话音刚落,右手中武器朝着贾斯瑅梅德和观察者他们一挥,这个格罗姆其余的古人族统统冲向了观察者和贾斯瑅梅德他们。

观察者眼中的贾斯瑅梅德的青山蓝色的身影突然消失,他消失的无影无踪,观察者还能闻到他的气味,却无法看见他。冲的最快的三个古人族已经来到了观察者和安都的身前。他们同时向下劈砍,手臂上青筋暴起,三双眼睛中倒映出的仿佛不是观察者和安都,而是他们倒在沙面上的尸体,还有那遍地的尘迹。三个古人族满脸的愉悦,他们似乎在享受着这一切,观察者不理解他们的脸上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神情。对于他们而言,难道杀死别的生物和自己同族的幼女就能够得到无与伦比的幸福吗?它来到安都身前,对着三个古人族怒吼,“啊——啊!啊——啊!啊!啊!”

三把残缺武器在观察者的眼中越来越巨大,越来越靠近,它的四条腿不自觉地开始了颤抖,它很想逃跑,但是它不可以让安都这么一个小女孩独自面对眼前的这些古人族。观察者张口了它穹灰色的嘴,露出它的白牙,这么做不可能吓退眼前沉浸在欲望和愉悦之中的古人族,只是给深陷恐惧中的自己,一点点勇气而已。

观察者眼中的三个古人族忽然消失了,双眼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纤细的双臂搂住了自己,带着些许的汗水和体温。娇小的双手颤抖着捂着它的双眼,它的身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是那个古人族的小女孩!她在想什么?!她是不是疯了?!她会死的!不可以!她死了...内步森特会再一次哭泣落泪的...不可以!不可以啊!

观察者扭动着身躯,想要从安都的怀中挣脱而出,但这个古人族的小女孩不知道为什么拥有了巨大的力量,使观察者完全无法挣脱,而且她的力量越来越大,把观察者抱得越来越难受,越来越痛苦。在安都的怀中,观察者更清楚地感觉了安都的害怕,她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双手颤抖地更厉害,抖得它的双眼很难受,几滴泪水从柏林蓝的眼圈中涌出。它发出呜声,希望安注意到自己的痛苦,可是安都完全没有留意到观察者的状况,只是,专注于自己想要保护观察者的想法,别的,都不在意了。

三把武器没能劈砍到安都的背部,它们在半空中断裂开,都变成了两半,断裂的前半截武器轻轻地落入安都身前右侧的沙面之中,手握着断裂的后半截武器的三个古人族,脑袋已经与他们的脖颈分离,三个古人族的伤口整齐统一,平整,光滑,似乎是在同一个时刻,受到了同一把武器的斩击。

那个古人族亲眼目睹了这个瞬间,惊容爬上他的脸颊,不断张大的嘴巴似乎永远达不到它的极限,轻蔑在他的双眼中已不复存在,剧烈晃动的瞳孔,展示出了他此刻的惶恐。

安都终于松开了观察者,痛苦终于得到了解脱,观察者不断地喘息着,血丝已经渗入了它花青色的双瞳之中,它瘫倒在沙面上,与瘫坐在它身旁的安都,默默地看着眼前的古人族们,被贾斯瑅梅德随心所欲地攻击。观察者眨了眨眼睛,或许这群令它讨厌的古人族都会在这里结束他们的生命。它此时的心情有些复杂,隐隐约约的喜悦,它察觉到自己的内心深处的想法,对于此刻的自己,感到有些陌生,还有些畏惧...自己好像,渐渐不像自己了...又或者,自己从来没有真正地理解过真正的自己...

观察者的思绪很快被打断了,四个古人族被踢到它身前,他们的凄惨居然让它产生了一丝怜悯——一个古人族被踢断了双腿,贾斯瑅梅德好像是从右向左踢出的,古人族的双腿都是朝着自己身躯的右侧凸出,此时的贾斯瑅梅德似乎还没有用上全部的力量,后面的攻击使用的力量越来越大了,这个古人族的脑袋也被贾斯瑅梅德踢中,脑袋左侧已经凹陷下去,几乎要变成月牙状了;一个古人族被踢中腹部,他的腹部被贾斯瑅梅德踢出一个较大的洞,他的表情令观察者都感到揪心,不难想象他经历了什么样的剧痛;一个古人族被腰斩,腰部出现了一道光滑而平整的伤口,直至他的上半截身躯和下半截身躯落到观察者身前,伤口才逐渐有蜜黄尘流出;最后一个古人族的左胸口出现了一个较小的洞,好像是被贾斯瑅梅德用拳头打穿了他的左胸口,将他的心脏一同打碎了,他的尸体飞过来的时候,蜜黄尘在半空中飞散而出,尘迹形成了一条断断续续而笔直的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