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前世今生,征兆(大结局)

重生在90年代 橘子大叔 5379 字 2020-08-02 05:09:28

几天后,安子善、唐柔和唐书三人站在一片鳞次栉比的庄园之内的一间大房子里。

这就是京城八大家族之一的唐家祖宅,哦对了,现在是七大家族,佟家已经成了过去式。

这些天,华国的高层动荡不休,佟家的突然覆灭引起了轩然大波,更遑论很多穿越者的消失,超凡者的跌落凡尘。

但任这些再动荡,对普通人来说,他们的日子和生活没有丝毫改变。

虽然这些动荡,早晚会影响到普通人,但至少现在,对他们来说什么也不知道。

有些事情,终究只局限在少部分人知道,参与,正如佟凡所说,如果没有重生后的生命时钟,没有经历这么多事情。

安子善终其一生,也不会达到他的高度,那么这些事情也不会是安子善能知晓的。

或许到时候有另外一个人成为时空之盘的主人,安子善就是被遣送回原本时空的那个穿越者了。

这几天,有个震惊华国最顶层那帮人的消息传出,一个巨无霸的组织出现,易算师协会和神秘局整合。

炎黄殿成立!

这些最顶层的人都知道了,炎黄殿殿主的身份,更知道这个世界唯一不能招惹的人是谁!

唐家作为京城七大家族之一,唐家家主唐林当然也是最顶层的那帮人之一。

所以此时,他恭恭敬敬的站在安子善身旁,随时等候着他的吩咐。

几人已经在这儿站了有一会儿了,此来只为一件事,那就是复活唐柔的妈妈。

那位因为癌症去世的可怜人。

通过时空之盘他了解到,唐柔的妈妈寿元还有余,但此时对安子善来说,这已经不是问题的关键了。

问题的关键在他自己身上,实际上,他欺骗了所有人。

他,根本就不是时空之盘的主人。

真相是,他就是时空之盘的器灵。

时间还要回到莲山县岎山上,他被陆机控制之后,在他疯狂的想打破气泡,脱离控制的念头驱使之下。

时空之盘里传出了一个毫无感情的平淡的声音,“你决定归来了吗?”

安子善呆住了,通过时空之盘里那个声音的讲述他才知道,原来他就是时空之盘的器灵。

在遥远的亘古,时空之盘作为时空之主的本命神物而存在,后来一场大战之下时空之主陨落,时空之盘的器灵几乎被摧毁。

无奈之下的时空之盘器灵选择仅留了一缕意识存放在时空之盘中沉眠,而其他近乎全部的意识投入到了轮回中,企图通过一次次的轮回来壮大神魂力量。

一直壮大到曾经的程度,如此就可以通过感应唤醒时空之盘上沉眠的那丝意识,遥控时空之盘前来汇合。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时空之盘出现了变故,不知怎的辗转到了九天玄女的手中,而她又赐予了黄帝,在与炎帝的一场大战中时空之盘被打散。

它的两个部件,时空之环和时空之心遁入虚空消失不见。

器灵经过了不知多少世的轮回之后完全恢复,甚至比曾经还要壮大,这时存在于时空之心上的那丝意识被引动,虽然没有被完全唤醒,但也找到了器灵本体,也就是安子善的前世。

时空之心引导安子善的前世重生到了现在,意图找到时空之环,让时空之盘完整合一,再现昔日威能。

时空之盘合一后,安子善又全力催动时空之盘,彻底唤醒了时空之盘留存的那缕意识,于是便有了后面的一幕慕。

通过那缕意识的讲解,安子善这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前世过的那么苦,诸事不顺,为什么结婚有了孩子,会在临产前一天失去心跳,夭折。

原来这一切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是时空之盘的器灵,也或者说他就是时空之盘。

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人类,所以无法孕育后代。

而时空之盘的器灵神魂想壮大,经历的越苦,越难,就越容易壮大,所以他的前世,前前世,每一世,都过的很苦。

在岎山上,陆机成为S级超凡者后,那缕意识告诉他,如果想打败陆机,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他归来,跟那缕意识融合,成为完整的器灵。

但成为完整的器灵后,他将再也无法恢复肉身了,而且无法回到现实中去。

从岎山上到现在,所有人眼中的安子善实际上都是能量投影而已,只是因为时空之盘的威能,这投影太过真实,真实到地球上没有人能够看破。

这件事,他没有跟任何人讲,但神道最后离开时说的那番话,安子善感觉,他可能是意识到了什么。

站在唐家的宅院中,突然想起了这一切,安子善有些恍惚,跟时空之盘中那一缕意识合一之后,安子善的脑海中就猛然涌现了很多很多记忆,那一次次轮回的记忆。

然而,下一秒安子善就利用时空之力封印了这些记忆,他坚持认为自己就是安子善,不想被这些记忆影响到自己分毫。

此时此刻,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该复活唐柔的妈妈,他清楚自己的情况,如果真的复活了她的妈妈,唐柔定为对自己更加死心塌地。

而自己又能给她什么?

跟一个能量投影生活一辈子吗?

无法改变自己血肉类生命的本质,就无法孕育后代,难道要成为不婚族或者是丁克族?

安子善无法接受,他不想耽误这个好姑娘的一生……

正想着的时候,身边的唐柔颤声道:“怎么了,善小弟,不行吗?”

“啊?”安子善下意识回头,看到了那个目中带伤,眼眸会说话的姑娘,那目光中揪心的刺痒惹的他心口一痛。

“算了,不多想了,神道说的对,什么是真,什么是假,重要的是陪伴,走一步看一步吧,一定会有办法的。”

心中这般想着,他脸上浮现出笑容,温声道:“可以的,柔姐,不要担心,你确定伯母在这儿出现过吗?”

唐柔差点涌出眼眶的泪水消失了,破涕为笑道:“对对,我确定,这儿是我记忆中最深刻的地方,是我的闺房,小的时候妈妈会给我讲故事,哄我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