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每个外表疯疯癫癫的人,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伤!

剑宠 皮皮蛾 3737 字 2020-08-02 05:14:32

在一处昏暗的空间内一名青年正闭目而坐,在其前方,有着一面方台,台上放置着一枚粉色晶石,其上有微弱光芒散出,照亮了四周,照亮了青年!

随着时间的度过,可见闭目中的青年逐渐露出痛苦的表情,其身上更有伤口凭空出现,显得异常诡异。

直至又过了些许,随着青年身上的伤口不断增加,其胸前的衣物猛然撕裂,连同肌肤一同出现了一道伤口,此伤口之深,竟已隐约露出了其内跳动的心脏。

随着心脏的显露,鲜血涌出的同时那颗缠绕于心脏上的白色小花却是突然间触动了一下,紧接着竟有光芒散出,抵消晶石所散出光芒的同时,青年身上的伤口竟肉眼可见的恢复起来。

直至青年身上的伤口彻底恢复,光芒便逐渐消散,可此花却似萎缩了些许。

也正是此时,席地而坐的青年猛然睁开了双眼,可其目光却并没有看向方台上的晶石,而是凝视在了自己的胸膛。

那是,生机之力!

青年正是寒玉,先前所发生的一切寒玉尽是知晓,奈何自身陷入幻境无法自拔,可若说是幻境却也未必,只因寒玉若是心存仇恨,此事便有可能成真!

如此说来方台上的粉色晶石竟有预测之效,且同时又可回溯时光,此乃重宝。

……

半响后,寒玉的目光看向了方台上的晶石,可目中并无喜悦之色。而是充斥着怒火。

此物竟意图主导自己前去寻仇,愤怒中寒玉本想将之摧毁,可思索后却是放弃了这般打算。

“此石坑了我,若是无法赚回岂不吃亏,这并非我寒玉行事,今日便先饶了你,待我他日赚回再与你清算!”

自言自语了一番,寒玉恨恨的收起了晶石,当晶石被取走的一瞬,此地空间再次扭曲,可寒玉心中怒气仍是无法消散,在即将离去的一瞬,竟挥手间在方台上刻出一行大字。

“茅坑之石,取之一用!”

……

不知若是数年后,有人闯入此地看见方台上的字迹时会是何种表情……

回到了白雾之地,寒玉沉吟了起来。

踏入险地前的一瞬使用罗盘无法判定是否产生了作用,其内的危机非但没有减少反倒更加凶险,可收获却又同样惊人。

片刻后寒玉更换了罗盘内的灵石咬牙再次前行,思索中已然决定再试一次!

可此次却是在前行后不久,前方雾气中突然传出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寒玉神色一紧,皱眉中站在原地等待那人的临近。

不多久,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寒玉眼前。

此人中年模样,手持大剑,脸上留着满脸的胡渣,因是长久没有清理,可更让人注意的却是此人的背后竟是背了一具女尸。

寒玉心中暗惊,中年双眼无神,模样似有癫狂,落下的脚步更是随意而为,丝毫不在意是否会踏入险地,如此说来怕是一路上此人所闯过的险地数量惊人。可周身却是毫无伤痕!

中年从寒玉身边走过,丝毫没有停留之意,其目光更是不曾变过,如同寒玉不存在一般。

此事本也就如此过去,可正当寒玉准备离去之时,中年竟是突然间消失了。

而此时中年的消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踏入了险地之中。

寒玉摇了摇头便不再理会,正当准备离去之时却是猛然转回了头,其目中有震惊闪过。

目光中,还是那位中年,还是那具女尸,可唯一不同的却是中年手中的大剑有余芒未曾消散。剑尖更有鲜血滴落。

此景唯有一种解释…

“中年…一剑破险地!”

再次出现后的中年依旧面无表情,自顾自的逐渐走远,直至身影消失在了寒玉的目光之中,可远处却依稀的传来了一道悲凉的歌谣:

“我愿此生如猪如狗,好过这般如哭如泣……”

中年的离去让寒玉心中多了一番感慨,无形中却是想起了周宣……

“我曾答应护你周全,可此时竟连你在何处都不知晓”

……

不知过了多少时日,或许一天,又或许是十天,期间寒玉两次踏入险地,两次间皆以罗盘干扰,或是起了作用,又或是本该如此。这两次险地寒玉皆未再遇到对手。

第一次乃是一片火海,危机时刻幼狐竟同时苏醒,配合水珠之力冰冻百丈火海,借以逃脱。

而第二次则是进入了一座阵法之中,此阵困住寒玉时日最长,也不知过了多久,最终寒玉以修为硬轰闯过,虽是狼狈可却有惊无险。

结合数次的遭遇,寒玉依旧无法判断使用罗盘是否可行,沉默中决定收起罗盘再试一次。

这一次,寒玉只走了十七丈便踏中了险地,眼前模糊间,竟依稀看见了一口棺木。

待眼前逐渐清晰时,却见一名似穿着绿衣的老者正蹲在地上哭泣。如此怪异的现象顿时让寒玉提高了警惕,小心翼翼的靠近了几分,这才看清了老者的模样。

只见老者并非身穿绿衣,而是其皮肤本就是绿色,脑袋更是光秃秃的一片,更让李寒吃惊的,竟是老者的身后还拖着一条尖尖的尾巴。

此时的老者似也发现了有人到来,惊喜中顿时停止了哭泣,转而看向寒玉,其目中有着难以言明的激动。

“小子你来的正好,老夫交给你一个伟大而又艰巨的任务,前面的山上住着一只妖兽,此兽由蜥蜴进化而来,已修行千载,身具灵主之力,可生性好赌,竟缠着老夫与它赌了七场,奈何老夫七场皆输,最后竟连同我的龟甲也一同输了去……你若能设法赢回,老夫可答应你一个请求。”

听了老者的诉说,寒玉顿时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才发现眼前的老者分明就是一只没了龟壳的老龟,却不想龟壳竟是输给了一只蜥蜴。此事若是传了出去……

老者眼见寒玉没有答话,顿时露出凶相,气息扩散间竟也是灵主境界。

寒玉面色一变,暗道或许罗盘的使用当真有些作用,否则也不会如此巧合的再遇活物,只是眼前之事……

“咳咳,赢回你的龟甲倒也并非难事,只是……”

老者眼见有望赢回,可寒玉却突然拉长了音调,顿时露出焦急之色。